聆听校园文学走进课程的足音 / 钟湘麟

聆听校园文学走进课程的足音

——第三届全国校园文学研究高峰论坛述评

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校园文学委员会、中国教育学会中学语文教学专业委员会联合主办的全国校园文学研究高峰论坛,已经成功召开三届。它沐着传统文化圣地曲阜的晨光,携着改革开放前沿深圳的东风,迈着坚实的脚步一路走来,在昔日南北通衢运河北首——北京通州,扬起新的风帆。我们聆听到的,是校园文学走进课程的足音。

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

——构建活动课程

校园文学活动发轫于校园文学社团活动。在20世纪80年代以前,校园文学社团没有取得良好的生存和发展空间,校园文学活动总的来说还处于零碎、分散、时断时续的状态。20世纪80年代起,随着改革开放的逐步推进,在文联、作协恢复活动的过程中,文学复苏的春风吹进校园,一批热爱文学的教师纷纷组建起校园文学社团,校园文学活动出现了蓬勃开展、空前繁荣的局面。世纪之交兴起的新课程改革,又把校园文学活动推向一个更新的层面。笔者曾在《校园文学活动与校园文学活动课程》一文评述:“随着新课标的实施和新课改的深入,校园文学活动课程的建设已经成为许多学校的崭新实践,引起校园文学研究者的深度关注。这是校园文学活动的升华、提高和发展。”(见《现代语文》2010年第34期)《全国校园文学研究“十二五”规划课题申报指南》因势利导地把“校园文学活动课程研究确定为主要研究内容。《第三届全国校园文学研究高峰论坛宣言》(以下简称《宣言》)提出了“校园文学活动课程化”的命题。从上述对于校园文学活动的简短回顾中,不难得出这样的认识:如果我们今天仍然仅仅把校园文学活动作为一种语文学科课外活动来看待和处理,那就远远落后于形势,那就是教育理念的严重滞后。

活动课程是与学科课程并立、互补的课程类型。它以学生从事某种活动的兴趣和动机为中心组织课程。校园文学活动课程,不是单纯的语文课外活动,而是一门综合性实践课程,它以学生参与某一项或多项校园文学活动为中心组织课程,其内容可以跳出语文范围,打破学科界限,而具有生动的实践性、充分的主体性、强大的综合性、浓厚的乡土性和独特的校本性。在构建校园文学活动课程中,要把语文课程与其他学科课程、综合实践活动、研究性学习等有机融合起来,积极探索和解决其内容、方法、设施、资源与教材开发、师资与师生评价机制等方面的具体问题,办好校园文学社团文学社团报刊。构建校园文学活动课程,是校园文学走进课程的基础工程。

许多学校积极地投入构建校园文学活动课程的探索。如江苏省洪泽中学从六个方面进行文学社团课程基地建设。一是建设课程环境。在现校区建起课程基地活动中心和以“洪泽湖”命名的文化剧场、影视欣赏中心、诗词长廊,改建成包含图书漂流站、报刊阅览中心、校园文学沙龙俱乐部、课程基地展示中心在内的洪泽湖文学馆,各个班级设置了图书角和作文展示栏。在新校区,建成洪泽湖大剧院(1500座位)和新的洪泽湖文学馆(6层)。二是实施模型建构。成立了洪泽湖文化研究中心、文学社团课程开发中心和校园文学研究中心,利用地方文化资源和学校教育资源,组织学生开展一系列有特色、重体验、有成效的文学教育实践活动,并将活动开发成课程,弥补了传统形式的语文学科教学的不足,构建了新型的文学教育生态系统。三是搭建互动平台。组建了学生采编中心,创建了洪泽湖文学社团课程基地博客群,建立了班级博客,为学生自主学习、互动学习提供了载体。四是开发课程资源。编写了《走进作家作品》、《走进课本剧》、《文学课堂》和《湖畔讲坛》等10种校本教材。五是提升教师品位。开展了“文学课堂”竞赛课、研讨课和示范课系列活动,开展了“名师工程”、“青蓝工程”系列工程,教师广泛参与“洪泽湖文学教育”校本教材的编著,积极参与课题研究。六是创新学生实践。组建了演讲协会、课本剧社、报刊编辑部、影视欣赏协会、记者团等多样化的文学社团,开展了校园采编、影视鉴赏、文学夏令营、文学采风、图书漂流、课本剧改编与表演等丰富的文学活动,极大地调动了学生的积极性和创造性。并将学生实践成果进行总结、提升,编入校本教材。

校园文学活动课程化,不是用传统的语文学科课程同化校园文学活动课程,不是去除校园文学活动所具有的原汁、生态、鲜味、活力,不是让校园文学活动被刻板的课堂教学形式、程式和方式所束缚,如果那样,显然是对校园文学活动课程的曲解。

我们相信,通过不断的探索与实践,在“春色满园”的课程改革中,校园文学活动课程必将成为“一枝红杏”,绽放出独特的美丽和芬芳。

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

——优化语文课程

第三届全国校园文学研究高峰论坛开幕前十来天,北京市公布了《20142016年中高考改革框架方案》,引起与会专家、老师们的热议。北京市基教研中心中语室主任刘宇新称之为“一场颇具影响力的‘地震’”,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副会长兼校园文学委员会会长吴思敬说“这次教改是真正动了大手术,是从高考指挥棒开始教改”,著名语文教育专家苏立康肯定“是利好的消息”。 全国中语会理事长顾之川认为:“这样的信息,让我们明确,母语教学的地位将来在基础教育中越来越重要,语文教育,包括文学教育,对学生的成长的作用将为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刘宇新进而指出:“其目的,不是为增加试卷的难度和区分度,而是为了让我们的语文教育,更注重对学生的文化熏陶,更注重丰富学生的文化底蕴,更注重民族优秀文化传承,更注重培养一个血脉中流淌民族血液的中国人。”

苏立康教授说得好:“我认为这些实际上都是在传递一种信息,就是广大人民群众包括一些从事教育或者不从事教育的某些领导们,对于语文教育、对于我们的传统文化教育的一种重视,当然也是一种呼吁,这对于我们语文教学来说当然是一件好事情。”她又接着问:“但是考试的问题是不是一定就能够解决语文教学本身的问题呢?”苏立康教授在举出老师们感叹的“阅读无法,作文无效,训练无果”,教和不教一个样,老师没法教,学多学少一个样,学生不爱学”等语文教学现状后给出的答案是:“我总觉得高考是一个外部的因素,我们恐怕还得从内部来思考一些问题。”特级教师、河北省唐山市开滦一中校长张丽钧也指出:不仅“语文课堂上那些程式化、功利化、技巧化、浅俗化、综艺化、超市化的远离‘文学味’的东西深深刺痛了我的心”,而“假课文”、“假讨论”、“假表演”、“假精彩”等更成为“致命的创痛”。

显然,语文课程的内容和方法必须进一步改革。苏立康教授对“以专题文学为中心,对教材进行重选重构”的改革措施举例评述,得出如下结论:“我们得重新认识语文教学的规律。它的效果是什么呢?知识丰富,精神充实,能力提高,高考成绩也就上去了,这并不矛盾。所以我觉得在这种学习的过程中,需要大量读东西的时候,正是我们的文学社团应该很活跃的时候,实际上就是把我们的课程和我们文学社团的活动,包括讨论、辩论、演讲,很好地结合起来,学生的精神成长和语文能力的成长、素养的提高统一起来了。”这里勾画的正是一幅校园文学走进语文课程带来可喜变化的生动图景。

实际上,我们完全可以把校园文学活动的特质渗透和移植入语文课堂乃至其他学科课堂。正如《宣言》所说:“学生根据自己的个性、特长和兴趣爱好自愿参加的校园文学活动,成为情感自我抒发、潜力自我释放、才能自我发展、思想自我教育、人格自我完善的最佳途径,具有充分的自主性、开放性、灵活性、多样性、创新性。这些特性正体现了新课程的基本要求。许多学校由此寻找到语文课堂教学的思路和方法,促进了语文课堂教学走向语言应用能力培养、探究能力培养和审美能力培养并重的目标,促进了自主、探究、合作的学习方法的养成,并且进而辐射到其他学科,对新课程改革产生了积极的影响。”校园文学作品进入阅读教材、校园文学创作融入写作教学都是切实可行的途径:“阅读教材中引进校园文学作品,使阅读教学内容更加丰富,新颖,贴近学生的生活、思想和鉴赏兴趣。紧密联系校内外各种实践活动,创设契机,搭建平台,让学生适当进行课外的文学写作,使课内外写作结合,促进了写作教学改革。

实践证明,校园文学可以成为优化语文课程的“驱动程序”、“添加剂”、“催化剂”。例如,河北省石家庄市十七中参加全国教育科学“十一五”教育部规划课题“新课程改革与校园文学研究”,在进行子课题“校园文学与阅读教学研究”过程中,把以“阅读经典、书香校园”为主题的校园文学活动中运用的各种朗诵活动形式引进课堂,在诗歌、散文(包括文言文)教学中逐步形成了“初读入境——再读把脉——品读悟理——美读传情”的“美文美读”课堂教学范式,用朗读贯穿课堂,用朗读引领课堂,通过各种形式的朗读和朗读评价促使学生理解文本的思想内容,涵泳作者的情感志趣,有效地改进了阅读教学。二、坚持在写作实践中提高学生的文学素养。又如,河北省张家口市一中把校园文学活动中的练笔引进写作教学,改过去两周一篇作文为每周至少三篇练笔,以练笔为主线,对高中三年写作全过程统筹安排。高一以体验生活、感悟生活为主,引导学生坚持作文与做人紧密结合,不断提高人文素养,养成良好的写作习惯。高二继续以自由练笔为主,教师规定一篇命题文章,训练各种文体的章法结构、表达技巧。高三加强创造力培养,升华练笔成果,增加高考作文训练内容,更加强训练的针对性。这样做,扩大了写作量,由过去一年9600字左右、三年28000字左右增加到一年4万字左右、三年12万左右。量的积累,自然带来质的提高。并且重视交流与引导,用师生交流、学生交流、集中交流、作文展览等环节取代精批细改和写程式化评语的做法。写作教学有了显著的改观。

本届论坛还特别安排了名师“文学课堂”示范课,引领老师们把语文课上出语文味,把文学课上出文学味。这些课,或细针密缝,或声情并茂,或融入角色,或慷慨激昂,或充分自主,各显其长,对于怎样优化语文课程,增强文学教育的魅力,富有启示意义。

东风随春归,发我枝上花

——开发校本课程

在课程改革中,实施国家课程、地方课程和学校三级课程管理的体制,是我国课程政策的重大改变。校本课程开发,成为学校的一项重要任务,教师的一项基本功和职能。校园文学走进课程,从三级课程管理这个角度上来说,主要就是走进校本课程,包括形成活动课程,派生出若干选修课程。形象地说,我们可以借校园文学的“东风”,催“发”校本课程“枝”上的一朵朵鲜“花”。

在校本课程开发和生成中,校园文学具有不可取代的优势。它有浓郁的人文性,最贴近社会和人生,最贴近人的心灵。它有广博的包容性,可以把世间万物、学界百科尽收于眼底,尽纳于怀中。它有强烈的亲和力,以校园文学活动或文本形态呈现的校本课程最易于被受教育者欢迎和接受。它有巨大的承载力,校园文学活动或文本以其丰富多样的表现形式和方法,成为生动的课程载体。因此,我们应该充分发挥校园文学在校本课程开发中的作用,以校园文学作为校本课程开发的途径,用校园文学作品作为载体形成校本课程教材,用文学教育手段、校园文学活动的方法实施校本课程。校园文学实现校本课程的开发,校本课程体现校园文学的价值。

各地各校在通过校园文学进行校本课程开发中取得了丰富的经验和成果。如北京市通州区潞河中学开发出校本课程“运河•潞园文化”。该课程由四种课型构成,分别是“作品赏读”、“乡土写作”、“采风访谈实践”、“研究性学习”。包括若干选题,如:运河岸边——作家作品赏读;我手写我家乡,我手写我乡情——乡土写作;潞园记忆——校友访谈;通州人物研读——研究性学习;等等。编写出校本课程教材《运河•潞园文化》,分为“运河岸边”、“通州人物”、“潞园记忆”三编,完全取材于学生熟悉的环境和生活。与国家必修教材不同,这本教材努力从学生语文实践的角度设计编排,打破“选文——练习”的传统教材编写思路,体现以“生”为主的特点,每一个阅读文本都配有“阅读提示”和“阅读延展”,有的还设计了“语文学习实践活动”或“综合性学习建议”。致力于指导学生利用教材自主展开相应的学习活动,通过师生共同与文本的亲切对话,感悟运河畔古老的潞园情韵,使潞河学子受到通州特有的乡土文化的熏陶和浸染,知潞园,知通州,激发少年文学梦想,传承运河乡土文化。刘宇新老师评价说,“这是一本带有大运河气息和潞河校园色彩的校本教材”,“内容是与学生在当地的社会生活相联系的乡土语文,可以帮助学生更好地在生活实践中学习语文,运用语文。坚持以校为本,是催生一些特色课的重要基础”。

又如,浙江省杭州市萧山十中开发出“走读湘湖”校本课程,主要内容是以湘湖文化为背景,以学生社团活动为主体,包含书画摄影、诗文创作、诗词朗诵、文化讲堂、课本剧编演、舞蹈、校园广播等多种形式的一系列活动,最后作为活动的高潮,推出“走读湘湖”系列活动文化汇演。这一课程开发设计为“名人研究、名作研究、名湖研究、名城研究、名校研究、名社研究”六大板块。其中“名人研究”板块,选择了湖畔苦吟的贺知章、湖边卧薪尝胆的勾践、流传千古的西施、筑堤成湖的杨时等,分别给其定位,选择编入相关事例。如将湖畔苦吟的贺知章定位为关爱国家、不慕名利、正直豪放、洁身自好几点。选择的事例有:留下脍炙人口的诗篇;关心边防和国家尊严;爱才若渴,热情提携诗坛后辈;为人正直,不与奸臣同流合污;眷恋故土。围绕开发“走读湘湖”校本课程,他们推出十大举措:成立一个组织——课题组;创生一个基地——萧山十中课程开发基地;搭建一个平台——湘湖文化研究会;编写一个读本——《湘湖文化读本》;开设一门课程——湘湖文化;建成一个馆藏——萧山名人馆;开辟一个讲堂——湘湖大讲堂;建设一个带——“湘湖文化带”;生成一个“场”——生命成长精神场
;探索一个机制——校本课程资源的创生机制。这些举措,丰富了“走读湘湖”校本课程,又开拓了进一步开发校本课程的空间。

第三届全国校园文学成果展览会的展品中,就有不少校本课程教材,如获得本届校园文学成果专著一等奖的《运河行纪》(北京市通州区潞河中学)、《来者书台》(四川省遂宁市射洪县太和一中)等。

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

——融合隐形课程

校园文学走进课程的又一含义,就是走进学校文化。“校园文学活动课程作为校园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与包括校园文化诸方面(校园环境、学校制度、校园精神文化、学校管理、学校服务等)的学校隐形课程相辅相成。它们功能各异而又互补,形式不同而又配合,共同营造着学校的人文风气,孕育着学校的办学特色,促进着学校的和谐发展。”(引自《校园文学活动与校园文学活动课程》)

这里,首先要做到的是真正把校园文学作为校园文化的组成部分。吴思敬在论坛开幕词中说:“学校文化建设有方方面面,但是,我认为,校园文学是一个重要的方面,应当是学校文化的核心部分。大家知道,语文是培养孩子人文素养的主阵地,而校园文学是在有效的语文教学中产生的。虽然有很多校长认识到它的特殊价值和功能,比如参加本次会议的诸位,但是在目前急功近利的教育状态中,我们看到许多学校没有重视文学氛围的创设,认为校园文学是可有可无的事情。事实上,文学是浸润人的情感与心灵的,如果一个学校没有浓厚的校园文学氛围,我觉得它所建立的学校文化是表层的、概念化的、生硬的,最终难以形成富有生命力的鲜活的学校文化。”白烨从不同文化之间的竞争现状发出呼吁:“现在这个社会在文化影响、文化渗透和文化教育上是有问题的,所以我觉得校园文学的任务比较艰巨,在中学时代要与这样的一些现象去进行竞争,或者说跟它们进行一种抗争,把学生在文学方面的底子打好,使他们的阅读从一开始就保证有相对比较纯正的一种基础。”

对此,参加本届论坛的校长们表达了他们富有高度和使命感的态度。北京市潞河中学徐华校长说:“任何一种文化的活动都包含了一个团体生活的理念和认识,学校文化体现的是这所学校对教育目的和过程的认知与实践,以及实践过程中呈现出来的整体氛围,以及全体成员的精神面貌。文化强校的本质理念是科学、先进的,实践过程中全体成员对目的的认知度是广泛统一的,精神面貌上是昂扬向上的,在文化强校的建设过程当中,文学教育的引领作用是无可替代的。”广东省深圳市红岭中学田洪明校长说:“推进校园文学的发展,真正实施文化强校的战略,我们校长应该是当仁不让的先锋。”河北省石家庄市一中田运隆校长说:“校园应该保持特有的纯洁与典雅,应该充盈着生命的激情与热度,应该散发着文学的书香与情怀,应该是探索科学奥妙的殿堂,应该抒发年轻一代人的憧憬。这才是真正纯粹的教育,这才是值得我们为之奋斗的教育。”河北省张家口市一中副校长张东兵说:“校园文学是校园文化的有机组成部分。学校要办出特色,必须重视开展校园文学活动,这样就能激发起学生的学习兴趣和求知欲,促使他们积极参与社会实践,得到更多的锻炼和发展。”江苏沙溪高级中学校长李光耀说:“我觉得校园文学,事关学校文化建设的核心价值。因为文学有着与生俱来的高贵的气质,它的表现的形式是高雅的,它所追求的品质,尤其是人性、人心的一种高尚的品质。所以这就构成了学校精神的若干的核心的要素——爱心、尊重、奉献、合作、团结等,所以我觉得校园文学的建设与发展,事关学校文化的核心价值。”湖北省宜昌市十中副校长黄莉萍说校园文化其实是一个学校的灵魂。校园文化的建构靠的不仅仅是文学教育,但是绝对离不开文学教育。”正是基于校长和老师们这样的认识,校园文学在许多学校能够在学校文化的平台上得到比较充分而又持久的发展。近三届论坛评选出的数十所“示范文学校园”、“优秀文学校园”,就是其中的代表。

与此同时,我们又要努力把校园文学与包括校园文化诸方面的学校隐形课程融合为一体,把文学育人与环境育人、制度育人、管理育人、服务育人共同融入文化育人之中。在这方面,第三届论坛承办单位潞河中学堪称表率。潞河中学坐落在正在建设成北京副中心的通州,校园风景优美,湖光山色相映,亭台楼阁错落,古树参天,花木葱茏,曲径通幽,庭院深深。校园整体建筑风格均为民国时期的近代折衷主义风格,灰楼拱窗,庄重典雅,特具典型的传统中国建筑手法很有特色。校园整体建筑布局合理,环境园艺精湛,艺术价值较高,校园内至今还保留着两栋始建时期的教学楼与一座图书馆,均为民国所建。后来新建或修复的建筑,无不保持着其原有的风格。1990年被列为北京市市级文物保护单位。漫步其中,仿若欣赏一幅优美的民国历史画卷,电视剧《水木清华》以此为外景拍摄基地。其环境历尽140多年的沧桑仍保持着固有的个性实在难得,体现了一代代潞河人薪火相传的人文情怀。来自山东省淄博市淄川实验中学的文学社指导教师孙慧清,这样激情洋溢地描述来到潞河中学的感受:“适值深秋时节,走进潞河,一股浓郁的文学风文化情扑面而来。古老的柏树,典雅的建筑,幽幽的小路,静静的湖面,处处透露着厚重、深邃、博大、沧桑。穿行其中,‘高山仰止,景行行之’之感油然而生。正所谓‘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潞河的校园可能少了些鳞次栉比的现代化高楼,但却拥有了百年的沧桑与砺炼,就像一坛百年陈酝,更让人觉得历久弥香;又好像一本无字的书,让人联想无限,回味无穷。正是由于这种上下百年的气韵灵动,让潞河人精英辈出,生生不息,积淀了独特的文化内涵,生成了无法超越的办学高度与学校精神。”而作为东道主之一的潞河中学高一学生李泽臻在采访记中这样叙述:“刚过8点,与会的老师和学生陆陆续续地走进校园。走在潞河的甬道上,很快被眼前的美景吸引,纷纷停下脚步拍照留念。我走上去和几位老师打了招呼,一个来自湖南长沙望城中学的高一语文老师说:‘这里的景色真美,校园真的很美。特别古典,有历史气息。’另一位来自山西太原的老师则用了一个字表达了全部:‘美!’我还听到一个老师忘情地说道:‘这校园简直是美死了!’心里不由涌起一股自豪的感觉。”这样具有深厚文化底蕴的环境,同浓郁的校园文学氛围相融合,怎能不激发对真善美强烈的追求?

在“校园文学与文化强校”校长专场论坛上,山西省太原市六十六中党支部书记安彩虹介绍该校从三个层面努力打造校园文化,其中之一就是:“美化校园环境,提升校园文化品位。我们主要是从校碑、校牌、校园绿地、历史长廊着手,我们建有70米长的历史长廊。校园文化建设凸显出秀美中透着文雅,文雅中透着祥和的现代化学校气息,表现出六十六中人面向世界、面向未来、面向现代化的雄心壮志。”与此同时,他们也致力于开展校园文学活动,凸显办学特色。文学社、诗社的学生们写作诗文、制作电影短剧等活动富有成效。学生在省市作文竞赛获大奖,报刊上发表了许多学生的文章作品。她说:“一所好的学校应该有自己独特的校园文化,让学生有条件感受到特色文化的激励和熏陶,才能在其建设的素质结构上留下鲜明的特征和印记。”

 

“作为学校教育的重要形式和载体之一的校园文学,从游离于学校课程之外,到跻身于学校课程之内,是素质教育和课程改革带来的可喜变化。在推进这一变化的过程中,许多校长和教师表现出远见卓识,进行了不懈努力,对校园文学与课程改革、课程建设的紧密关系,认识越来越深,站位越来越高,措施越来越实,效果越来越好。我们坚信,在课程改革、课程建设中给校园文学以一席之地,一定能够给素质教育增添亮色,也为当代文学的发展培育更多的优良种子。”“校园文学走进课程,不仅改变着教育的现在,也在影响着文学的未来。用文学的清泉滋润学子们的心灵之花,让他们变得更睿智、更丰富、更高尚,也就有所贡献于祖国与民族的未来。因此,我们的付出是光荣而崇高的。”吴思敬会长在论坛开幕式上的这两段话,正好可以用来作为本文的结尾。

发表评论